企业新闻
你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企业新闻
被美国人偏爱的“中国椅”
信息来源:信息中心 更新时间:2019-09-21 收藏此页

有评论说,“凡说到中式传统设计,明椅是一个巅峰,此后至今,本土再无花开,开在丹麦”。的确,很少有人能像丹麦家具设计大师汉斯·威格纳一样如此成功地赋予中国明式审美以现代气息。

2007 年1 月26 日,92 岁高龄的丹麦家具设计大师汉斯·威格纳颓然而逝,他的无数经典设计则静静地躺在纽约联合国大厦、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楼、华盛顿世界银行、丹麦驻各国大使馆以及世界各地的设计博物馆之中。

“中国椅”和 “世界上最漂亮的椅子”

20 世纪20 年代,包豪斯所倡导的功能主义几乎影响着全世界的建筑师和设计师,丹麦也毫不例外。但当生冷的德国线条遇到人性化的丹麦思想就显得有些水土不服。

在当时的丹麦,房间里充斥着文艺复兴式的古典家具和旧样式的仿制品,这些笨重的“大家伙”在狭小的居室里拥挤不堪。

丹麦设计师们急需整理出“一个整洁的空间”。威格纳也开始为繁复拆分,他认为一张座椅可以简约到“四条腿、一个座位、椅圈和扶手”。

在阅读了威尔汉姆· 温彻尔(Vilhelm Wancher)的书籍后,威格纳受到书中 《坐在明代椅上的丹麦商人》 画作的启发,打造了第一把“中国椅”(Chinese Chair 1944)。

在此后的几年中,威格纳不断思考如何将明式圈椅改造成符合现代人审美标准的生活用椅,同时还要融入丹麦元素。他在第一张“中国椅”上修改脚踏、扶手和椅座,终于打造出最后版本的“中国椅”(China Chair),在丹麦和北美市场大获成功。

而另一把“世界上最美丽的椅子”,是威格纳1949 年的作品“The Round Chair” 圈椅。这件作品设计于1949年,开始被称为The Round Chair(圈椅),其周身圆润流畅,优雅亲切,美国《室内设计》杂志评价其为“世界上最漂亮的椅子”。

“来自总统的青睐”

1960年,中国椅迎来了更大的转折点。

这一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肯尼迪与尼克松在电视上公开辩论,主办方考虑到肯尼迪的背疾,为其选择了这把椅子。

这场辩论的结束产生了两个赢家:一个是当选为美国总统的肯尼迪;另一个就是他当时坐的这把椅子。

中国椅圆润朴实,与冷静、随和著称的现代派总统气质十分吻合,所以人们把这把椅子称:总统椅、肯尼迪椅。

从此便被叫作“The Chair”——“椅子”,以示其独一无二的地位。也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认可,它开始在各种政治场合高频出镜,留下了本文开头那一系列照片。

“椅子”打开了威格纳的国际知名度,在随后的几十年中,这把椅子被丹麦皇室用来接待外宾,并曾作为国家礼物赠送给美国总统克林顿。丹麦政府为了表彰他对丹麦现代设计的贡献,还将其印制在1991 年发行的邮票上。

时至今日,在各种国际重量级会晤中,也总少不了“椅子”的身影。

“椅子”的扶手由几块实木拼接而成,其间融合了中国的榫卯结构,这种方式不仅能够节省木料,而且比西方惯用的曲木技术更完整地保留木头原本的自然品质。

木头表面没有刷漆或涂料,不加粉饰,只在完工时用一层肥皂片擦拭,以便于后期保养。这件作品瓦格纳直接命名为“中国椅”,是他在丹麦工艺博物馆见到中国圈椅后得到的灵感。

可以看出,它似乎就是明式圈椅的简化版,半圆形椅背与扶手相连,靠背板贴合人体背部曲线,腿足部分由四根管脚枨互相牵制。

唯一明显的不同是下半部分,没有了中国圈椅的鼓腿彭牙、踏脚枨等部件,符合其一贯的简约自然风格。

威格纳坚信,一件好的家具应该愉悦人的感官。他曾说,“对木材的喜爱是所有人类的共识,不管他来自何方,他都将不由自主地驻足于一块木材前触摸,并感受它散发出的芳香气息。”

这句话道出了木质家具的可爱之处,每当踏入一家上好的家具店,人们不是用眼睛去判断,而是用手去欣赏它们的魅力。木材无需多余的粉饰,且最细微的连接之处都值得用最完美的设计来体现木材之美。红木家具品牌

Copyright© 2017-2020 唐明居红木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25565号